『』

深夜写作业并悔恨
不过于此我已坦然接受

考虑着写点沙雕东西

A子刚刚看完尸鬼
B子:怎么样怎么样有什么感想吗?(看这部番到思考人生的地步的人)
A子:嗯
B子:啊什么啊,你倒是有点什么说法啊
A子:嗯,不就是尸鬼和人斗争的故事嘛
B子:想法这么简单啊你!
A子:是的
无论村民方是胜是败,都没有问题
B子:对人生思考什么的该不会也没有吧?
A子:嗯
B子:……这是个傻子吧
A子:是这样也不是全无道理,与其思考这些,还不如做一点别的事
B子:(起身离开)
A子:(耸肩)不论何种模样的人,都本来就是这样,本该如此。
包括你和我的歧路。